<input id="eggkk"></input>
  • <input id="eggkk"><samp id="eggkk"></samp></input>
  • 【專家分享】CIO時代姚樂:基于總體架構的數字政府建設

    2021-07-29 16:37:10

    來源:CIO時代

      7月18日,由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指導,數字政府建設服務聯盟主辦,CIO 時代承辦,新基建創新研究院作為智庫支持的“第 14 屆電子政務(數字政府)高峰論壇”在北京隆重舉行。主論壇上,CIO時代創始人兼研究院院長、深圳點用工業互聯網研究院聯席院長姚樂發表了題為“基于總體架構的數字政府建設”的主旨演講。

    \?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專家、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我給大家報告的題目是基于總體架構的數字政府建設。
     
      今天我主要談三個方面的內容,首先我談一下新技術帶來的新模式,各種新技術不斷出現,社會的各種各樣的變化都與新技術密切相關,它也帶來了整個數字化建設模式的改變。接著,我會談一下總體架構以及我對總體架構的看法等方面內容;最后,我講一講下一步的數字政府建設應該怎么做。
     
      新技術帶來新模式
     
      新的技術帶來了新的模式,這個模式總體來講我總結了三個方面。
     
      第一,我們過去的計算模式基于單位機的,未來要基于網絡的計算模式,我們所有的數據能力可以彈性擴展出最大的變化。
     
      第二,從縱切的模式到橫切的模式,過去是從上到下的考慮,從需求開始到功能、軟件到數據庫、操作系統,到業務層面的硬件,都是自上而下考慮的。由于新技術帶來了新模式,我們的數字政府應該是橫切的模式,我們在建設未來能力的時候,要按照橫向的能力去建設,特別是底層,就像剛才講到的云原生。未來,所有的行業,企業用一個共同的基礎設施,微服務、容器等都是云原生技術的共同特點,它將為我們帶來一個彈性的可擴展的、隨需可用的一種新的基礎設施。
     
      平臺建設方面,我們很多的能力需要支持上層應用,快速地構建,我們需要把很多的能力抽象到平臺層,讓上面的應用快速地構建、快速地應用,不管是AI、各種應用、數據的各種服務,要把它抽象到平臺上。最上面的業務應用,我們將把它未來趨勢分向業務部門,未來主導業務部門的是業務部門,不是IT部門,數字化的東西將成為業務的核心數據,業務人員隨時在迭代業務化的產品,這是它的核心,是業務工具的一部分。

    \
     
      最后一個方面是從瀑布式開發走向敏捷開發。隨著整個技術能力朝向業務方向演進,開發模式也發生很大的變化。過去的開發,從需求調研分析設計開發、測試代碼都是瀑布式的,未來要走向敏捷開發的模式,因為新的技術平臺支撐我們快速地構建業務的數字化隨時去調整,迭代了數字業務化產品。所以,快速迭代將成為未來的模式,這是新技術帶來的新的建設模式。
     
      總體架構的價值
     
      新的建設模式,我們的數字化、信息化,還是面臨著一些原有的問題需要解決的,新的問題也會產生。
     
      一、總體架構面臨的問題
     
      我們先看一下以前面臨的問題。我總結了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就是需求管理問題,我們不是提出需求就是合理的需求,什么是合理的需求?很多的需求是偽需求,如果我們從一個更高層面來看,或者從總層面來看,我們要保證需求管理的合理性,在新的數字化模型下,我們仍然需要解決需求管理問題。
     
      第二是合作協同的問題,也就是說我們今天的數字化它跟我們物理的建設不一樣,彼此的觀點不一樣,但是數字化信息系統千絲萬縷的聯系,而且你不知道它未來跟誰有聯系。我們要保證該合作的合作,該協同的協同,我們需要有機制保證它。
     
      第三個就是數據共享問題,數據共享的核心一個是數據治理缺乏方法,也就是說,數據從哪里產生、怎么被使用、怎么被管理,我們需要方法。還有一個是數據的互操作缺乏標準,我們的系統有很多,很難說定一套標準之后,所有人按照標準去建立?,F實的是什么?我們要建立一套互操作的標準,當我們需要去交換的時候,我有一套標準方式,讓大家可以去交互,這是數據互操作的標準。
     
      二、問題解決實現價值
     
      這三個問題怎么解決?我們看一下邏輯上的實踐。先來看一下需求的問題。它有幾個方面,有時候是機構層面,還有的是跨機構層面。
     
      比如,很多地方政府有一個統一的平臺,大家考慮到各個部門也不能隨便想怎么建就怎么建,這里有一個跨機構的需求管理問題??鐧C構的需求管理怎么解決?
     
      美國聯邦政府的FEA的核心是共同語言體系,這個參考模型是語言的分類體系。這一套語言體系可以保證大家用共同語言來保證需求,而不是你想怎么表達就怎么表達,就像大家今天報項目一樣。我想發一個合作,大家的語言都不一樣。這一套方式建立了共同的語言體系,大家報需求的時候,按照共同語言體系來寫你的需求,按照標準格式來填寫你的需求,同時可以自動發現一些合作共享的機會。
     
      對于機構內部的需求來講,我還要滿足認可需求的提出,我的需求滿足,它跟我的業務是什么樣的關系,跟我的戰略目標是什么關系?所有構建需求的提出,需要機構內部通過架構的方式,建立了一個匹配關系,使一件事的合理性通過架構展現出來。
     
      所以,各個部門有它的架構??鐧C構之間有頂層設計參考模型,用這樣的方式來解決需求管理的問題。
     
      第二是合作協同的問題,大家知道,我們一個機構內部有很多跨協同的問題,包括其他部門之間也是這樣。我們構建一套什么樣的系統?當然它不是一個系統,而是大家共建的東西,要朝一個目標邁進,或者說你要遵循一些共同的規則規范。所以我們可以通過分散價格的方式,聯合相關的利益方機構共同來開發這樣一個架構。未來的安全當中,數據是怎么共享的?大家需要怎么協同?我們的愿景是什么樣的?目標是什么樣的?各個部門,所有的系統要遵循合作協同的約束。
     
      對于跨機構之間,美國的實踐就是把跨機構的架構,通過內部網站的方式把它展現出來,就是跨機構開發出來的架構。哪個部門參與,哪個部門牽頭,把他制定出來還要維護它,所有的機構到項目上,如果這樣的分塊設計,你沒有遵循的話是不行的。它是通過投資立項來保證大家要合作協同。這就是架構解決合作協同問題。

    \
     
      第三是解決數據共享的問題,數據共享對于機構層面來講,我們的數據核心是三個方面來保證它的標準化。我們可以從數據的定義,就是數據的描述方面,不管是結構化的數據還是非結構化的數據。還有就是數據的背景、數據的分類;還有一個是數據的共享標準,當我的數據要被其他部門調用共享,那我需要用一種標準的方式去打包暴露出來,被授權的機構可以用一種標準的方式來使用我的數據,這是機構層面。
     
      對于跨機構層面,美國做的國家信息改換模型采用一套標準的方式,現在他們都在采用這一套方式,他們的核心是解決交換的數據標準的問題,就是說我們有很多遺留的系統,我們也會新建很多系統,當數據需要消化的時候,我們需要交換的數據,大家都用一種共同的方式,能夠去定義它,去把它注冊、發布好,特別是新系統的構建,我已經定義好的標準,放到這個庫里面,新的系統要遵循這些標準。如果沒有的話,你要不斷地豐富這個庫,因為各個領域的數據標準是無窮無盡的,我們很難理想化。
     
      所以它采用的是一個不斷的在應用過程當中迭代數據的標準,是不斷控制數據標準庫的一種方式。
     
      基于總體架構的數字政府建設
     
      前面講了總體架構三個核心的問題,既是老問題,也是我們新面臨的問題,不管是什么樣的建設模式,這三個問題都需要去解決。
     
      怎么去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做了一個政府信息化的架構框架。其實核心就是圍繞著那三個問題。當然,還有架構開發方法、架構的治理評估、信息交互模型和解決數據共享的問題。
     
      新的數字政府的建設,重點要做好基于架構的三件事,第一是架構+需求,基于架構保護真實的需求,特別是敏捷開發,需求的合理性,架構可以告訴我們,從一個更高更寬泛的層面看到什么是真實的需求。

    \
     
      第二是架構+敏捷,保證快速的響應變化,有人說敏捷不需要架構,錯了,我跟一個國內頂尖敏捷的專家溝通過,包括國際上敏捷的框架叫大規模敏捷的框架,都是把架構放到里面的。
     
      現在講的敏捷是開發的敏捷,是在團隊層面的,團隊層面要求不要寫那些沒有用的文檔,大家知道,政府首先是寫文檔,這些文檔最后也沒什么用。上面一定有架構的支撐,要有這樣的背景的指導,所以在解決方案方面,在企業層面一定要有架構的支撐。然后再來具體的功能團隊層面,才能敏捷地快速應對變化和快速地往前走,實現架構+敏捷。
     
      國內外有很多的誤區,曾經有一個軍工企業,組織了很多人做架構的梳理,這是對架構認識的誤區。架構是一種能力,架構是所有數字化的過程當中必備的思維,一些基本的技能工具,不能為了做架構而做架構,做到我們需要為止,甚至往往一張圖就可以解決我們決策的問題。所以架構不是配套的東西,特別是下一步的。
     
      我們現在做了很多的可信性報告,我們花了很多精力做。企業的可行性報告寫的需求說明書,沒有神一樣的人開始就把需求想清楚,需求是在使用的過程當中迭代出來的,不用的話就沒有這些需求,用的過程當中才會不斷產生需求。
     
      這個時候我們需要用敏捷的方式快速迭代,我們需要在更高的層面用架構去描述跟它相關的這些關系,各種要素之間的關系,所以我們看到了架構之間相關的要素。還有一個是架構+治理,治理的核心是什么人來做決策,什么樣的組織來做決策,什么樣的流程來做決策,在數字化信息化方面,有相應的人,能夠在基于架構方面,基于真實的需求來做決策。
     
      我們整個的治理體系也要發生變化,能夠保證我們做正確的事情。還有就是整個數字化建設橫向的模式,這樣的組織架構應該也會發生變化,過去我們都是按照規劃科、建設科、運營科來做的,也是這么建設的,所以我們的部門也是這樣劃分的。未來我們能力的建設是按照橫向來建設,未來可能是基礎能力科、平臺能力科,業務團隊分散在各個業務部門。我們未來的組織架構也要發生變化,這樣才可以成功。
     
      我認為總體架構是信息化、數字化的系統性方法論,核心是保證我們站在更高的層面,或者更寬泛的層面看到我們做的一些事情,因為它太復雜了,千絲萬縷的聯系。數字政府架構框架的研制和使用是推進我國數字政府建設的必然要求。
     
      很多專家說了,新的技術推動新的模式,全世界都在轉型,大家在這個領域都在進入無人區。前面的學習,對于政府來講,互聯網公司、金融企業已經在朝這個方向轉型了。這種新的建設模式,我們需要新的架構模式和新的技術,實現新一代的數字政府建設。數字政府架構師的人才培養是數字政府架構框架落地的應用關鍵。
     
      謝謝大家!


    相關資訊

    【專家分享】CIO時代姚樂:基于總體架構的數字...

    2021-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