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eggkk"></input>
  • <input id="eggkk"><samp id="eggkk"></samp></input>
  • 大咖對話 | 張明德:數智時代,共探人力資源行業數字化賦能

    2021-07-29 10:06:37

    來源:CIO時代

    \
    \
    受訪嘉賓 | 中國國際技術智力合作集團有限公司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部部長、工學博士、高工 張明德
    主持人 | CIO時代聯合創始人兼COO、新基建創新研究院秘書長 劉晶
    采訪地點 | 中智集團總部
     
      中國國際技術智力合作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智,英文縮寫CIIC),總部位于北京,成立于1987年6月,是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直接管理的唯一一家以人力資源為核心主業的中央一級企業。中智集團作為中國領先的人力資源和人力資本服務企業,按照“一體兩翼”的產業布局,依托“人力資源服務業務”核心優勢,著力打造健康與教育科技業務,其中人力資源服務業務主要包括人事代理、勞務派遣、業務外包、招聘及靈活用工、管理咨詢、薪酬財稅、健康福利、國際人力資源服務和人力資源技術服務;健康與教育科技業務主要包括技術貿易、醫療技術與服務、健康服務、教育培訓。中智以“高屋建瓴”的戰略思維、“時不我待”的創新思維、“數據賦能”的運營思維、“合作共贏”的平臺思維,描繪“智領中國、智享人生、智匯全球”發展新藍圖。

      截至2021年4月,中智服務客戶人數達275.7萬余人,客戶覆蓋外企、國企、民企等多類實體和機關事業單位,橫跨石化、金融、保險、通訊、電子、IT、汽車、醫藥、地產、建筑、物流、制造、商貿、傳媒、教育、環境、餐飲、快速消費品等諸多領域,規模效益領先于全行業。中智人力資源外包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大連、沈陽、哈爾濱、杭州、南京、福州、廈門、濟南、青島、天津、成都、武漢、西安、鄭州、合肥、長沙、重慶、太原、昆明、南寧等主要城市為中心,建立了覆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378個城市的全國性服務組織網絡。
     
      中智作為中國人力資源服務行業領軍品牌企業,列2020中國企業500強第175位,較2019年提升40位;列2020中國服務業企業500強第71位,較2019年提升12位。中智連續15年領航中國人力資源服務業,并成為入選中國服務業百強的人力資源行業企業之首。
     
      數字時代的發展趨勢以及如何及時推進數字化轉型,正在重構每一個人、每一個團隊、每一個行業的生態圈、價值鏈、供應鏈,改變著我們所能看到、聽到和想到的一切。數字化轉型面前人人開放、企企平等。作為在人力資源行業布局的領軍企業,中智集團在積極推進大力數字化轉型的同時,也在不斷幫助合作伙伴,推動其數字化進程。CIO百人會非常榮幸的邀請到中國國際技術智力合作集團有限公司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部部長張明德先生接受我們的采訪,一起探尋人力資源行業數字化轉型之路。
     
      劉晶:變中求新,變中求效。數字化轉型是支撐深化改革、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必由之路。對于中央企業來說,自身內部是否也面臨著數字化改革呢?請您聊聊最明顯的變化是什么呢?
     
      張明德:是的,伴隨著數字經濟的爆發性增長,數字化轉型已成為企業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作為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骨干和中堅力量,國有企業積極推進數字化轉型亦是大勢所趨。以我們單位為例,首先,領導層高度重視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方向和實施路徑,主要領導帶頭負責數字化轉型論證。其次,為了更好推進數字化轉型,總部職能部門擴大職責邊界,盡快填補數字化轉型能力空白點,如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部增加了科技創新職責。最后,中智持續加大數字化轉型、科技創新、信息化建設等方面的投入,從人財物上全面進行保障。
     
      劉晶:請問您對數字化轉型的理解是什么呢?您認為信息化和數字化有什么區別呢?
     
      張明德:信息化和數字化在技術方面基本是相同的,主要的區別在于看問題的視角有所不同。大家普遍認為數字化是信息化的高級階段,數字化階段我們看問題增加了數據視角、技術視角、治理視角,這和原來的信息化范疇下的思維方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劉晶:我們知道人力資源管理已經從提升能效到了支持業務發展和戰略發展的階段,很多人認為數字化轉型必然會實現從平臺到智能化的發展。您認同這個觀點嗎?您對此有什么看法呢?
     
      張明德:智能化的發展是必然趨勢。數字化轉型是面向業務的,人力資源的定位是職能型的,是支撐企業管理、支撐業務發展的。所以人力資源的數字化建設價值是如何通過數字化讓人力資源相關職責更有效率,讓招聘、新員工入職、日常人事事務性工作更加便捷和高效。實現幫助HR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支撐企業戰略、人才體系建設、人才培養、人才應用等高階人力資源工作上。
     
      劉晶:您剛提到人力資源的數字化,首先是提效,其次是要匹配到合適的人才。請問您認為做到這兩點的難點是什么呢?
     
      張明德:我認為對人力資源的最大挑戰來源于兩個方面。第一個是社會發展的態勢是日新月異的,人力資源的組織架構如何能夠適應市場變化并且能夠快速調整,這是有一定難度的。第二個是數字時代下,用工形式更加靈活多變了。新一代員工不滿足于傳統的每天按部就班的坐班,后疫情時代,遠程辦公、在線辦公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很多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已經幾億人采用靈活辦公模式,尤其是90后、00后不喜歡受到企業制約,希望采用更靈活的方式來兼顧工作和生活。
     
      劉晶:請問您認為數字化在人力資源行業有沒有什么階段性的變化,未來會發展到什么樣的場景呢?
     
      張明德:有2個發展階段的。第一階段是傳統的信息化階段,首先實現人力資源管理線上化,解決最基本的提效問題;第二階段是基于HR“三支柱”理論的信息化階段,包括SSC、BP、COE;其中SSC是共享服務中心,通過數字化可以實現事務性工作高效辦理;BP是業務伙伴,這可能是整個人力資源的發生最大變化的部分,人員定位更貼近業務,要更了解業務,為業務提供更多人力資源管理解決方案支持;COE是專家服務,采用智能化方案提供制度規范,需要更為高級的人才牽頭戰略性HR項目。
     
      劉晶:中智作為人力資源行業的龍頭企業,對整個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都有著表率作用。請問您對企業的人力資源業務?數字化,有什么好的建議嗎?該如何入手數字化轉型呢?
     
      張明德:人力資源的數字化轉型是有兩個方面的,一個是服務客戶支撐業務,一個是內部管理,這是有不同點的。中智作為中國最大的人力資源外包服務供應商,面向全國企業用戶,這實際上是把企業內部的人力資源大部分事務性工作都包括了。另一個是中智的目標是要構建全國性的人力資源外包業務全國共享中心(以下簡稱“HRO共享中心”)。全國的集團性企業,都可以通過接入中智HRO共享中心,高效便捷的完成HR日常事務性工作,未來基于企業內部HR系統建設的拓展升級,可以實現無縫自動化對接的,這對提升集團性企業的人力資源共享效率是非常有幫助的。然后基于中智的HRO共享中心平臺,未來在構建人力資源管理解決方案上也會有新的突破。比如說通過人力資源SaaS服務為企業提供服務,與HRO共享中心平臺對接,用外包集約化的服務方式為更多中小企業賦能。我們的平臺是面向全國服務的,對全國各地的政策、數據抓取都比較齊全和權威,具有獨特的領先優勢,而中智的HRO共享中心是可以幫助這些企業的。
     
      劉晶:隨著5G時代到來,各種新技術都應用到信息化和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那中智集團有哪些新的技術應用呢?
     
      張明德:中智在用的新技術有很多,云計算、大數據都有。在云計算上,我們為了確保安全性,核心系統采用的是私有云,大幅降低運維成本,實現系統的更高靈活性,對業務的反饋能力也大幅增加。另外,我們有一部分業務也向公有云、混合云等上轉變。
     
      人力資源行業天生就是產生大數據的行業,中智現在管理的人員有兩百多萬,每天每個月都會產生大量的業務數據,我們現在正在把相應的數據歸集起來,未來我們是想通過大數據來挖掘更多的數據價值,反饋于對人才的全方位服務中。
     
      劉晶:那新技術在行業應用中,您覺得如何做到數據安全保障和數據合規,規避風險呢?
     
      張明德:數據隱私保護與安全管理一直是我們的重中之重。數據在公有云上就涉及到網絡威脅,因此,我們是嚴格按照國家要求實施等級保護三級措施,在關鍵時間點、關鍵節假日等節點上采用重點保護策略,加強網絡安全。在數據合規方面,在數據的所屬權、使用權等問題上,我們也是遵循各項法規,國家現在已經在研究數據安全法了,我們會不斷關注數據合規和安全問題,竭力保護數據安全。
     
      劉晶:您提到人力資源是產生大數據的重要行業,數據是資產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那么請問您認為在人力資源行業上,數據資產是怎么樣的定義呢?什么樣的數據是核心數據?在數據資產管理過程中有什么難點嗎?
     
      張明德:人力資源行業主要是管人才,所以與人相關的數據,包括簡歷、薪資、福利、健康等信息都屬于很重要的數據資產。數據管理的難點主要集中在這些數據它可能來源于不同的渠道,有些數據是中智有的,有的是需要通過合作伙伴獲得,怎么把不同渠道來源的數據整合起來充分利用是一個難點。第二個難點就是剛才提到數據隱私的問題,怎么能合法合規的使用。
     
      劉晶:那在國家出臺數據安全保護法之前,中智做了哪些動作來保護數據安全呢?
     
      張明德:中智在歸集數據、應用數據上都是用于內部業務支撐的,沒有對外提供服務。在與其他機構單位合作上,包括客戶系統的數據都是有明確的所屬權和使用權,我們都只能在協議范圍內使用,在合作層面上就用明確的法律界定。包括我們業務系統都采用的等保三級的保護手段,在數據合規上我們是非常重視的,讓客戶絕對放心。
     
      劉晶:中智集團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與其他央企相比,您認為有什么突出的亮點或者說有什么樣的自己的特色呢?
     
      張明德:中智數字化轉型,和其他央企對比而言,最大的特色是因為中智是服務行業。我們的很多業務天生就可以數字化、線上化。我們在轉型過程中也不斷在對標,金融、電信等行業是怎么做的,對標他們是如何提升客戶體驗、實現平臺化管理、集中化管理等。因為中智也是面向全國性的服務行業,每個省的業態與電信、金融有相似的地方,我們反復對標反復學習,最終逐步去構建中智的共享服務中心平臺。
     
      劉晶:未來三到五年,關于中智集團的數字化轉型,您認為可以到達到一個什么樣的水平呢?
     
      張明德:中智的數字化轉型是有規劃有階段的,不是一蹴而成的。我們分了三個階段來實現:第一階段是業務跟技術的標準化。第二階段就是全面數字化。第三階段是生態化發展。我們希望在“十四五”末的時候能夠進入生態化發展的起步階段。中智集團作為全國人力資源的表率企業,走在了整個行業的發展前端,需要肩負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在某些領域能夠引領更多企業走向更好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