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eggkk"></input>
  • <input id="eggkk"><samp id="eggkk"></samp></input>
  • 大咖對話 | 殷皓:未來1-2年聚焦能落地的新技術使用場景

    2021-07-29 12:05:47

    來源:CIO時代

    \
    受訪嘉賓 | 德邦快遞高級副總裁兼CTO 殷皓
    主持人 | CIO時代聯合創始人兼COO、新基建創新研究院秘書長 劉晶
    采訪地點 | 德邦集團總部
     
      德邦快遞是一家以大件快遞為主力,聯動快遞、物流、跨境、倉儲與供應鏈的綜合性物流供應商。信息化是其精細化管理的重點,旗下德邦科技擁有138個IT系統、57個IT項目、5個開發平臺,在車聯網、物聯網、人員及物料管理、運力提升等方面均有一定成熟技術能力。未來1-2年,德邦快遞聚焦能落地且有價值產出的新技術使用場景;戰略推進上要求“五年的活一年干完”。

      主持人:您如何理解數字化?
     
      殷皓:數字化不僅涉及技術、文化體系的變化,還涉及組織、流程、權力的變化。數字化是利用數字技術實現業務目標,給企業、客戶創造更大價值和更高效率。其本質是數字技術賦能,把原本復雜的業務、作業、決策做得更簡單。
     
      主持人:物流業數字化轉型需求如何?挑戰是什么?
     
      殷皓:任何行業數字化轉型的需求都非常迫切。在數字化時代,利用數字化手段可以把業務重做一遍。物流業基本是通過信息流主導,圍繞信息流的作業、管理、決策已在很大程度上看到了變化趨勢。
     
      數字化轉型最大挑戰是大規模資產、設備投入,如何提升資產利用率,如何快速完成迭代。但同時這也帶來了重大契機,在操作流程、用戶體驗上做更明確迭代,更快速精準了解市場變化,調整運力布局。隨著數字化發展,機會越來越多。但如果不能在各管理節點、資產利用率上效益最大化,就很難有足夠盈利能力。所以數字化最大價值是幫助我們運營這些資產,滿足客戶需求,把效率提到極致。
     
      德邦采取精益化管理方式,通過技術賦能,更大程度提升資產利用率。如果我們把資源利用到極致,就意味著最大的機遇。
     
      精益化管理解決方案有很多。其實物流業也結合了較先進的技術場景,如車聯網、物聯網。我們的車隊基于車聯網體系運營,分揀場站是一個物聯網體系。物料、物資管理場景的精細化,對我們也有非常大的幫助。物流業包括頭部企業最大瓶頸和成本是人力,最大價值也是人力。如何把人管好用好,圍繞這個場景的解決方案對行業至關重要。
     
      主持人:德邦如何看待數字化人才?
     
      殷皓:物流業勞動力資源管理非常重要,對人才的需求和渴望不弱于甚至超出互聯網行業,但管理挑戰更大,需要極其精準的管理顆粒度,對具備強大管理能力的數字化人才的需求量非常大。
     
      我們較大的轉型是產品化轉型,我們必須把工作顆粒度做得更細、交付做得更敏捷。產品化就變成非常重要的管理工具,大量產品經理的能力成為必備技能,這方面人才對我們非常重要。
     
      圍繞數字化,產品理念在IT業占據越來越重要百分比,開始以產品化運營整個體系。產品培訓很重要,通過對IT和業務的培訓,看到了好的效果,如文化、思維方式的改變,管理工具的普及等。
     
      主持人:德邦IT與業務如何融合?
     
      殷皓:德邦是我看到的IT和業務融合得比較好的企業。一方面,產品項目立項對業務目標的重視。IT項目圍繞業務目標執行,把IT和業務綁在一條船上,目標是協同的。另一方面,我們也在做IT項目管理人員交付物的變化,項目負責人要對業務流程信息化、IT化承接責任。
     
      主持人:新技術是與外部公司合作進入,還是德邦自主投資研發?
     
      殷皓:相結合。德邦有自己的投資團隊,對產業做一些投資。我們有創新實驗室,聚焦未來1-2年能落地且有價值產出的一些新技術使用場景。同時我們和一些前沿公司合作,進行技術輸入。今年我們的核心團隊資源投入也做了一些調整,更多聚焦核心業務場景的技術突破,尤其是在核心技術上能夠產生差異化競爭力。主要是在自動化和人工智能領域,會投入比較大的資源。我們對新技術的利用更多的是利用算法,基于數據做市場預測。這其實也是基于德邦現有業務體系的突破。
     
      我們也進行了一些更加長遠的技術研究,如無人駕駛,未來還會持續推進,也會與業內前沿公司合作,尤其是商用車在干線、支線及封閉場所的應用場景,我們會持續投入。
     
      主持人:德邦投資做創新研發,是否考慮對外輸出?
     
      殷皓:目前還沒有,當然以后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任何一個企業,如果某項技術投入和積累超出了其內部消化的需求,確實可以考慮孵化對外輸出的能力,現在我們還沒有到這個階段。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數據資產管理和數據治理?
     
      殷皓:快遞業發展非???,從人拉肩扛模式進到了以信息流驅動的模式,對數據資產的管理壓力非常大。圍繞數據,很多傳統企業都面臨數據質量的挑戰,數據孤島也是常見現象。如果數據質量問題不解決,很難走的遠。我們永遠希望把五年的活一年干完,這是一個挑戰。數據治理需要長期運營機制,但我們還是希望盡快推進。
     
      數據資產其實涉及用戶隱私。物流業有很多用戶數據,需重點投入,但保護用戶隱私沒有終局。用戶時刻在變,用戶和我們的觸點一直在變。因此,我們要變得更敏捷。這是一個新挑戰。
     
      主持人:您如何理解智慧物流?
     
      殷皓:整個物流業變得越來越智慧,其實很多企業都在持續做智慧物流,比如分揀線是不是更自動化、智能化、更有效率,端到端是不是能更快、更敏捷的響應用戶需求、客群需求、市場需求。在此過程中,數據應用場景會越來越多,管理決策也會越來越有效率.
     
      主持人:能否分享一下您的職業發展經歷?
     
      殷皓:我最開始是在不同行業摸爬滾打,從開發到做數據,再到做項目管理。其中在微軟的16年經歷,對我之后的職業生涯非常重要。因為平臺很重要,可以提供寶貴的學習、能力積累的機會。離開微軟后,我在國內一些比較大的集團,也學到不少東西。
     
      其實很多卓越的公司,包括阿里、華為、騰訊,并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去。但不管在哪個公司,讓自己持續去學習,永遠不滿足,這是非常重要的。能夠經常反思,我今天做了什么事情,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吸取經驗教訓,今后就能持續發展。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CIO這個角色?
     
      殷皓:傳統的CIO可能是懂技術的項目經理,大部分公司對初級CIO的要求是能把項目、做技術。但在數字化時代,業務變化需要IT更敏捷的去應對業務需求。項目管理能力還是需要的。但時代和技術的發展更需要CIO不斷提升自身技能。CIO要對技術、企業架構有持續足夠的了解。
     
      不管是CIO、CTO,還是CDO,能做對決策很重要,能有效率的做對決策更重要。